<address id="n1t3z"></address>

<noframes id="n1t3z">

<noframes id="n1t3z">

<address id="n1t3z"><address id="n1t3z"><listing id="n1t3z"></listing></address></address>

        <address id="n1t3z"></address>
        您的位置: 首頁 >六安新聞>社會新聞>詳細內容

        記錄沉浸式學習、直播學習過程 學習博主站在流量的風口

        編輯:湯曉雪 來源:中國青年報 發布時間:2022-11-22 08:54:37 【字體:

          晚上10點,下晚自習的小雅推開家門,簡單收拾后就坐到書桌前,打開平板電腦立在支架上,確認屏幕里的畫面沒問題,點擊“攝制”按鈕,開始鏡頭下的埋頭學習。

          她做完一份試卷并訂正完大概要一兩個小時,整個過程會被剪輯成1分鐘左右的視頻,最終發在某社交平臺她的個人賬號上。

          小雅在安徽讀高三。大半年來,這樣的場景,幾乎每兩天都會出現一次,在網絡上,她有另外一個身份——學習博主。

          近年來,在社交平臺、短視頻平臺,像小雅這樣分享個人學習過程的自媒體博主涌現。有考研時線上相互陪伴、鼓勵的“研友”,有為未來發展籌備的大學生,也不乏為升學奮斗的初高中生。

          這些博主們或以圖文形式更新自己的學習日常,或錄制視頻剪輯記錄“沉浸式學習”,或在直播間“直播學習過程”,講述備戰高考、考研等的學習經驗。在部分平臺,還有學習博主及其受眾專有的交流頻道。

          當手機從“潘多拉魔盒”變為記錄學習的工具

          小雅開啟學習博主之路“純屬偶然”。

          去年1月,她隨意發了一條記錄自己寫語文詩詞作業的圖文帖子,沒想到被不少網友點評“寫字好看”,收獲了近2000點贊。隨后,她補發了幾篇與作業相關的內容,反響都不錯。有粉絲問及一些學習方法的問題,小雅便開始分享記筆記心得、作文素材等“干貨”。

          一段時間后,小雅發現,不少“學習博主”的視頻比圖文帖子流量更高。在簡單學習拍攝、剪輯技巧后,今年4月,小雅改用視頻來呈現自己日常學習的場景。

          錄制一般在晚上回家后進行。腳本由媽媽幫助配備,剪輯和發布則由小雅親自操刀。這些視頻果然引來更高的流量。有網友留言說,隔著屏幕看小雅專注又認真地寫作業,“自己學習也更有動力了”。

          在河南,00后諾密比小雅早一年“入?!?。她做學習博主起初是為了“提升自制力”。

          2020年,當時讀初三的諾密在家上網課,由于自制力差,她過上了晝夜顛倒玩手機、“應付式”上課的生活,“我也知道快要中考了,但就是一邊焦慮、一邊沉迷手機,無法自拔”。

          她想到了學習時用手機錄視頻的辦法,“在鏡頭下,仿佛有很多雙眼睛在盯著我,我可以克制自己的行為,變得專注許多”。

          手機由“集各種誘惑于一身的潘多拉魔盒”一躍成為記錄學習的工具,諾密的成績排名不斷上升,從初三時第一次模擬考試全市8000名外,到現在能穩定在全年級的前10名。

          嘗到了“甜頭”的諾密,周末去自習室時也會帶上錄制設備。她一般從中午12點多學到傍晚6點。晚上簡單剪輯后,一條“沉浸式學習”視頻便完成了。

          在廣西柳州,高三學生龐琬瑄在寒假開啟了“學習博主”之路,“最直接的是,錄視頻能讓手機這個誘惑源被占用”。鏡頭給龐琬瑄帶來了完整的長時間學習體驗,這讓她能靜下心來梳理文科科目的知識點框架,然后轉化成為圖文內容,與視頻一起發布在她的社交平臺賬號上。

          發現寫數學試題的視頻流量數據較好以后,小雅會特意多寫一些從前不愿寫的數學題,成績也有所提升。如今,數學在小雅眼里“沒那么可怕了”。

          這樣的視頻或圖文內容分享仿佛帶來一種“雙向激勵”。有了一定數量的粉絲后,一些學習博主由以往私人化的分享轉向定期更新、持續輸出。諾密保持著在假期也去自習室打卡的狀態。慢慢地,她適應了高強度的學習節奏,沒有鏡頭的時候也能保持專注。

          “學習博主們真的在學習嗎”

          在長期關注的觀眾心中,學習博主提供的是一種“陪伴感”,類似于“電子陪伴”學習、“云”同桌的感受?!皩W習博主尋求來自外部的凝視,觀眾也在尋求來自學習博主行為影響下的無形的催促和監督。某種意義上,博主和觀眾其實在各取所需?!狈劢z林玲說。

          諾密覺得,和粉絲“互相陪伴的感覺很溫暖”。她的賬號有6萬余粉絲量,之前有一名處于初三升學期的粉絲來找她咨詢問題,后來她發現,這名粉絲隨后也成了一名學習博主,從初三時一度頹廢的狀態走出來,考上了省重點高中。

          不過,種種“正向反饋”之余,學習博主們也受到了質疑。

          在天津一所高校讀大三的星星從高中就關注了一些學習博主,在給喜歡的帖子點贊的同時,她有些疑惑:“那些好看的筆記、剪輯的視頻應該很耗費時間,他們是怎么做到學業和課業相平衡的?”

          在小雅和諾密的描述里,做學習博主,就是“把手機架起來錄制、做自己的事就好”;剪輯視頻借助軟件操作“也簡單”,經幾次練習熟悉方法后,通常10多分鐘就能剪輯好一條小視頻。

          盡管如此,邁入高三的小雅和諾密也坦言,“時間太緊張,有時感到力不從心”。

          今年8月,一條“某初中學習博主堅持學習打卡、卻未能考上高中”的新聞,引發一些網友討論:學習博主們真的在學習嗎?他們分享的內容真實性到底如何?

          記者注意到,伴隨訪問數據、粉絲量的上升,面對由此可能帶來的收益,有的博主選擇了“造假”以博取流量。

          近期,有用戶在社交平臺上發布“打假學習博主”視頻顯示:一名博主總是錄制5秒左右的視頻,然后反復播放,配上勵志字幕。觀眾粗略掃過難以察覺。被“曝光”后,網友們紛紛指責其系“假學博”。

          對于這類“假學博”,有3年學習博主經歷的汪雨軒印象深刻。她說:“有的博主盜取其他博主的音頻、腳本,用在自己的視頻里?!睂@類侵權行為,汪雨軒發現后會直接向平臺舉報,同時提交證據。

          “平臺核實后,一般都會對侵權的視頻進行下架處理?!彼^察到,針對“假學博”,除了用戶自發舉報,平臺也有相應的應對機制,對涉嫌造假的視頻采取限流措施。

          有的博主則借學習之名,行“賣貨”之實。比如,發布內容時“不經意間”露出某款產品并表示“好用”,以此吸引粉絲注意。

          華中科技大學大三學生柳金曼曾是學習博主領域的忠實粉絲。她發現,有的博主“把學習當成了一種工作”:一名直播考研的學習博主每天從早上5點學到晚上11點,但考研考了3次還沒考上。直播學習期間,該博主特意推介了不少產品,比如學習用具、考研資料。

          回歸“記錄”初心

          一些認真做內容的博主,確實發現過商機,或直接收到商家遞來的邀約。

          小雅就發現,自己賬號發布的視頻評論區中,有人會對她使用的文具或學習資料感興趣,留言請她“給個購買鏈接”。做學習視頻一個月后,她收到了商家的推廣邀請,有輔導資料、網課等,也有書包、文具。

          龐琬瑄的賬號單平臺粉絲量已超過10萬??紤]到其中大多是學生,她基本只接自認為“對學習有幫助”的產品類合作。比如一些線上付費網課,她會學習一段時間后,將學習網課的過程錄進視頻里,以便向觀眾展示網課課程、學習頁面等內容。

          有的受訪博主則表示,接到商家聯系后,會對產品進行一段時間的試用,根據產品質量或效果再決定是否合作。

          是“堅持初心”繼續認真做內容自我監督、激勵他人,還是“另辟蹊徑”博眼球、博流量?其間的平衡木如何走,成為眼下一些博主們正在摸索的問題。

          “做視頻是把記憶具象化成為實體的工具,讓我在漫漫人生森林里,記住‘每一棵樹’的名字。我也想把高三這個充滿儀式感的階段,收集到我的森林里?!备呷聦W期,龐琬瑄放學后在學校對面的出租屋里獨自備考,對媽媽而言,這些視頻在代替她記錄女兒生命中重要的時刻。

          就在這半年,龐琬瑄得到了許多網友的關注。有粉絲寫長信告訴她,在視頻的陪伴下,自己勇敢踏出了舒適圈;在讀書筆記的激勵下,他們也愛上了讀書。

          這讓她覺得幸運:“讀書、備考追夢,與朋友和家人相處,我獲得了愛和力量,關注我的網友們也能因為我的視頻滿懷熱望?!彼胍龀龈嘤猩疃?、有分量的內容,和其他朋友一起“改變世界”。

          今年9月,龐琬瑄來到重慶開啟大學生活。她的賬號依然在更新,只不過和以往的單一記錄學習類視頻不同,生活相關的視頻多了起來。她給自己的定義變為“記錄者”,而不再是單向的學習博主。

          “要對獲得的流量和粉絲負責任?!泵鎸ι蠞q的粉絲量,諾密身上多了一種使命感,這逼著她不斷成長。

          諾密想報考傳媒或商科類專業?!白鰧W習博主增加了一點人生閱歷,也幫我進一步明晰了興趣與潛力所在?!彼筒簧倨放坪献鞣酱蜻^交道,在交涉對接的過程中,發現品牌傳播、市場營銷這些都是未來自己想要深入的方向。

          與龐琬瑄一樣,等高考結束后,諾密打算做點兒和學習視頻不一樣的東西,“很多人都是想通過看視頻來激勵自己,視頻里的‘我是誰’似乎不太重要。但高考后,我想讓大家記住我這個人?!?/p>

          正在深圳一所中學讀高二的靜雯,今年3月開始做學習博主,最初發的視頻只有幾十次甚至更少的播放量,這對她的自信心一度造成了不小打擊?!皵祿囊稽c波動,都會影響情緒?!泵刻?,她一有空就想打開手機,點進平臺看看點贊情況。一段時間后,她突然意識到,這和“記錄”的初心相差甚遠。

          “我作為學生,拍視頻只是興趣,最主要還是學習?!弊罱?,她關掉了手機,調整好心態,將更多精力投入到學習中。

          (應受訪者要求,小雅、諾密、靜雯、林玲、星星為化名)

          實習生 周雨萌 記者 朱娟娟


       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        【打印正文】
        精品无码在线视频

        <address id="n1t3z"></address>

        <noframes id="n1t3z">

        <noframes id="n1t3z">

        <address id="n1t3z"><address id="n1t3z"><listing id="n1t3z"></listing></address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n1t3z"></address>